千灯秋竹

千灯秋竹,初三狗,二零一八年一月中旬后会回归高产的
请继续关注我不要取关(窒息
谢谢大家

【叶蓝】转校生与风纪委员的爱恨情仇(不对!!

由于作者实在想不出来要怎么写本职所以延续出来的玛丽苏小说段子,不要问我问什么会写
我爱玛丽苏,七彩头发使我快乐
发现了玛丽苏小说都很喜欢以第一人称写诶
虽然我也并没有用第一人称
我想写玛丽苏想了很久了!!!www
这个比鬼瞳要长诶(滚


1.叶蓝
“啊!好痛!”正当我在想着什么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人,我一不留神不小心撞了上去,抬头一看,那竟然是…刚刚来的转校生叶·米开朗基罗·阿弗雷德·瑞尔斯·战法·你不要笑·X·修!!传闻他一岁便能说话,两岁开始学习钢琴,到他十六岁为止,已经拿下了无数的奖项,不仅如此,他还会中俄法英美德意普通话粤语火星语等100多种语言,10岁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拿下美国博士学位,在这个轰动全世界的消息发布后随即又在毕业典礼上讲话时坦然表示:“太简单了。”
这就是传闻中,比学生会长喻文州学长和副会长黄少天学长更上一层楼的人吗。
等我反应过来,面前的人已经凑近了我,那双黑亮的眸子在我面前放大,我感觉体温正渐渐上升,吓得我赶紧逃开。
叶修用手里那本《呼啸山庄》抵住嘴唇,轻笑一声:“有趣。”

“诶小蓝啊,是不是碰到什么事情了?你看起来不太好的样子?”青梅竹马的笔言飞在他回到教室后担心地来问他。
“没事…你怎么知道的?”我抬起头,从撞到那个转校生还没有道歉会不会被弄死的绝望深渊中爬起来,恹恹地问阿笔。
“你的头发哦,焦虑的时候颜色会变淡,不过你自己是注意不到的吧。”笔言飞从课桌正前方一直绕到蓝河身侧,俏皮地笑了笑。
“你真是…”蓝河戳了戳挚友的额头,对他说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其实也没什么啦……不过我刚才在想事情的时候撞到那个今天刚来的转校生了,而且…还没有道歉。”蓝河说着说着低下了头。
“转校生!!?你是说那个叶·米开朗基罗·阿弗雷德·瑞尔斯·战法·你不要笑·X·修!!?”
笔言飞神情激动声音响亮,弄得全班的男生女生都转过头期待着他们进一步的对话,毕竟谁都想跟那样的人搞好关系。
蓝河慌忙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做了“嘘”的手势,看看周围的同学跟他们说没什么。
全班都平静下来后蓝河长叹一口气,等着笔言飞的劝导,不料他今天不知道是脑子进水还是吃错了药,一上来劈头盖脸的问:“你…不会喜欢上他了吧?”
这问题让蓝河实在招架不住,红着脸解释:“怎…怎么可能…我才刚见他一面怎么会…”
再说了,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看上我。
“别装了,”笔言飞嘻嘻一笑,“瞧你脸红成这样,还有你的头发,发尾变粉啦。”
“唔……”蓝河捂住头趴在课桌上,“话说,转校生的班级还没定吗?”蓝河又发问了。
“噢那个啊……”笔言飞还没说完上课铃就响了,他只好回到座位,走之前还向蓝河挤了挤眼睛。

这一节班会课,老师进来时旁边还带着一个人,看见那个人蓝河不顾自己风纪委员的身份站起来指着他喊道:“啊啊啊!!你是刚才的!!!!叶·米开朗基罗·阿弗雷德·瑞尔斯·战法·你不要笑·X·修!!”
讲台上的人微勾起嘴角,径直走到蓝河的位子旁边坐下,蓝河的同桌正好生病。
“你你你你,你干什么!?”
“请多关照啦,蓝河同学~”


真的是挺吐血的,我写叶修的名字的时候还考虑了什么你们猜猜?
“哦,你说的叶·米开朗基罗·阿弗雷德·瑞尔斯·战法·你不要笑·X·修是我的原名,我现在的名字叫做叶·米开朗基罗·阿弗雷德·瑞尔斯·散人·你不要笑·X·修。”他一笑,那笑容虏获了万千少女(呸呸呸)的芳心,她们一起尖叫起来:“呀!!!叶·米开朗基罗·阿弗雷德·瑞尔斯·散人·你不要笑·X·修大人!!!!!”

不行了真的写不下去了……死掉了

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求关注

评论(8)

热度(34)

  1. 冰岛薄荷🐳千灯秋竹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