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灯秋竹

千灯秋竹,天天爬墙壁虎精。
天天叫嚣着想吃双鬼和铠约
写得最多的是叶蓝周江,有灵感了会写聊天体之类的
但是偶尔会产一些其他粮食,基本上产完一波就很难等到我再产这方面的粮了所以慎fo
关爱睿(ruo)智少女,欢迎来找我打农药(??

【叶蓝】一百次的欺负你中有十次我想说爱你(71~80)

这次的part全都是在叶修家发生的故事
叶秋: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
叶秋小点对愁眠
没营养纯小甜饼

71.
叶修在心里单方面否认有这个弟弟。
叶秋在心里单方面鄙视这个哥哥。
“小王八羔子怎么在这种时候出来打扰,现在好了,你嫂子害羞了整张脸都红得冒烟,见我就躲,差点直接跑回家去。”
叶秋深吸一口气,说:“呸!老流氓你知道我嫂子…不是,你知道许博远才几岁吗就上去亲人家我能告你猥。亵未成年儿童吗!”
“我跟他同岁好吗谢谢。你报警的时候顺便把他也一起报上。”

许博远:“想死…”

72.
缩在角落里的许博远被叶修拉进自己的房间。
叶秋鄙视地看着自家哥哥,千关照万关照如果他倒霉哥哥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丧尽天良的事情就叫出来。
叶修心想:颗颗,没想到吧,其实线下solo我打不过他
许博远脑袋里一团浆糊,胡乱点着头,让叶秋感觉胸前的红领巾更加鲜艳了呢。

73.
“小蓝。”
“是!是我!”
“我知道是你,你能别躲着我了不这都过了三分钟了,再给你三秒钟你乖乖出来啊。”
许博远不为所动,甚至往叶修桌底下又缩了几分,想抹消自己的存在。
“小蓝小蓝,”叶修悄悄地说,“忘了告诉你下面有蜘蛛和蟑螂。”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许博远猛地起身准备飞奔而出,被桌子敲到脑袋,疼得眼泪汪汪地盛在眼眶里,小动物一样吸着鼻子呜咽着从书桌底下爬出来。

74.
叶修辣鸡不要脸又欺负自己。
许博远难受了,踏马德疼哭了。
叶修忍住笑意,将许博远拉进怀里,两人坐在地上,许博远脑袋靠着叶修的肩窝,耳尖红红的,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快点来哄我”的气息,让叶修很是受用。
叶修难得不带嘲讽地温柔道:“小蓝撞到哪里了,乖,我帮你揉揉。”
撞在许博远发顶前面一点,也许是因为撞得太猛,这样短的时间里就鼓起了一个大包。
轻按着那块附近的头皮,在他额头上落下一个个安抚的吻,许博远思索着怎么才能告诉他自己已经没有那么疼并不需要(被迫)小鸟依人在他怀里。

75.
叶秋听见“咣”的巨响之后穿上拖鞋,下床,狠狠摔了一跤,跑出门外,跑进叶修卧室后看到的就是这一幕:许博远被倒霉哥哥按在怀里,身体轻颤耳尖通红,他哥凑在他耳边不知道说些什么。

拨打110的双手,微微颤抖。

许博远余光看到叶秋进来并且摆出一副看见了人性扭曲的画面的表情,伸手道:“不!不是你想的那样。”

叶秋难受道:“还…还能怎么样啊,都“咣“的一声了难道不是我哥把你强制压到地上…弄疼你了不说还要dirty talk欺负你吗?”

叶修抬了抬眼皮:“微妙地对了一半错了一半。”

叶秋报警心意已决。

许博远心想你这个直男怎么知道这么多????

76.
当夜,征得了父母同意的许博远留宿在叶修房间。

许博远自己睡的是那种上面是床下面是书桌的双层单人床,十年前买的那种,而叶修睡的是king size,记忆床垫羽绒被的那种。

许博远看着那张奢侈的大床,暗骂一句有钱人都是狗,一边整个人扑了上去。

在大床上滚来滚去,抱紧被子狠狠吸了一口被褥上属于叶修的味道,回过头就看见叶修在全程录像。

叶修愉悦地吹了个口哨:“许博远小同志,痴汉罪了解一下?”

许博远非常冷静:“没有这个罪名,不了解。”耳朵红了个彻底。

77.
最后还是被叶修搂着躺在了床上。

许博远顾忌着隔壁的叶秋,总觉得于心不忍,戳了戳叶修环住自己的手道:“你们家……有没有客房啊……”

叶修打了个哈欠:“有啊,楼上就是,你想去那里?”

许博远点点头。

叶修呵呵笑了几声,咬着许博远耳垂说:“想的美。”

78.
唔…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命了啊我靠你在干什么啊啊啊…许博远身子一颤,脸红几乎要扩散到全身。

小白兔心里很慌,推开叶修后眼神还是躲躲闪闪的:“你…你弟弟不会……额…不是,我感觉他看我的眼神都变了。”

叶修心想:没有,他只是单纯的认为亲哥是个变态。
口上却说:“可能有点,不过他不会在乎,只要你以后不要一撩就脸红,我觉得就还ok”

叶修背地里说叶秋坏话张口就来:“没事,别担心,他有小点陪着。”

许博远默默地在心里给叶秋点蜡。

79.
一夜无梦,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许博远发现自己和叶修面对面躺在那人怀里,像一只八爪鱼一样缠着叶修,自己则被叶修虚搂着。

这热情似火并且自己主动的姿势让许博远有一点虚,甚至根本没法脱身。

叶修在装睡。
叶修发现许博远想起来。
叶修摸了好几把许博远的侧腰。
叶修感受到了许博远的颤抖,稍微又搂紧了些。
叶修好快乐!!!!!!!
叶修准备摸摸许博远又凉又滑的大腿。
叶修被踹下了床。
叶修还是好快乐!!!!!!

80.
“cnm,”许博远恼羞成怒,跨坐在叶修身上质问他,“曰你到底什么时候醒的?”
叶修一脸无辜,甚至假装很委屈:“你在说什么?我被你摔下床以后才醒的。”
许博远憋了好久,才终于憋出一句骂人的话:“我———呸!”
叶修憋笑。
憋不住了。
伴随着爽朗的笑声,许博远小拳拳狂锤叶修胸口,叶修不甘示弱,握住许博远的腰开始挠痒痒。

叶修趁乱按住许博远,轻吻了一下深情道:“博远,我爱你。”

听见有人摔下床的巨响后关切地起床跑进房间的叶秋和两人对视,决定了以后嫂子在的时候应该敲门。


惯例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求关注

评论(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