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灯秋竹

千灯秋竹,天天爬墙壁虎精。
天天叫嚣着想吃双鬼和铠约
写得最多的是叶蓝周江,有灵感了会写聊天体之类的
但是偶尔会产一些其他粮食,基本上产完一波就很难等到我再产这方面的粮了所以慎fo
关爱睿(ruo)智少女,欢迎来找我打农药(??

【多cp】亲生的(下)

好啦写完惹,接下去开始把百分之十完结掉

这次还是四对,双鬼叶蓝林方双花,请自行避雷,吃粮愉快ww
双花的儿子名字好难取哦天呐

5.双鬼

李轩在新婚夜把吴羽策抱进洞房那一刻就连孩子以后上的幼儿园都想好了。
两人深夜大汗淋漓终于躺倒在床上后李轩突然侧身向他,问:“你说我们双鬼,以后孩子叫李贺好不好?”诗鬼,又有意境又有文化,李轩暗搓搓觉得自己贼棒!
吴羽策回了他一个字:“滚。”
冷漠之情溢于言表,李轩哭唧唧。

后来抓阄决定了儿子的名字,李贺空,虚空的空,这个字正好是现今虚空队长盖才捷写的,李轩和吴羽策一手带出来虚空的未来,就算盖才捷写个“虚”他们也得用上。

儿子现在也八岁了,长得和吴羽策像,活脱脱一个唇红齿白青春洋溢的小美人。

李迅看着别人家的孩子,心想这么好看一孩子,怎么性格随了他那个姓李的爹,不仅皮,还和他爹天天惹吴羽策生气,惹完了以后费尽心思解锁各种下跪姿势讨吴羽策开心。

吴羽策看着和自己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脸,没法狠罚他,就只好全发泄到李轩那儿。
他爸妈叫李贺空从来叫的是他小名:小鬼。小鬼静若处子,动若皮皮虾,七八岁的小男孩本来就皮,平均每个月断次胳膊磕个淤青,平均每个星期收到封情书,平均每天被虚空铁杆粉的班主任问他爸妈的事聊天。

小鬼和班主任老师就是这样结缘的,班主任对他可好,吃巧克力还能把他叫去办公室一起分享。

班主任平生最大的愿望之一就是贼想亲眼看看自己的偶像们,偏偏小鬼成绩还特别好,根本让她没有理由叫家长,只能在每个学期家长会上远远地盯着自己偶像,眼神恨不得能在来开家长会的吴羽策身上凿个洞。

吴羽策被盯得浑身发毛,回到家跟李轩说:“小鬼他班主任好像对我有意见…………不会是小鬼惹了什么祸…你说我要不要跟小鬼去谈谈?”

李轩鼓励放养教育,表示应该让孩子和老师自己处理关系。吴羽策捋捋起来的鸡皮疙瘩,表示下次家长会让李轩去。

李轩被盯得更狠,吓得他一放家长会就忙不迭逃回家,抓着吴羽策的肩膀有点不知所措:“咋办啊感觉小鬼班主任也不太喜欢我………我好虚啊天呐要不我们还是跟小鬼谈一谈。”
吴羽策:“……………”

“哦!你说我班主任!哎呀她对我可好啦,哦对了她还是你们俩脑残粉,开家长会有没有遇见她问你们要签名呀?”李贺空拖着打着石膏的手比划着,看见对面父母一脸淡淡忧桑的表情,停顿了一会儿说了句:“emmmmmmm难道说……我,我没告诉过你们吗……”

吴羽策觉得为没心没肺傻儿子这么担心的自己和李轩宛若白痴,遂摔门而去。李轩累觉不爱,留下一句“好好做作业”摔门而去。

他出门,从后方环抱住有点生气的吴羽策,哄他道:“好啦阿策,小鬼又不是故意不告诉,人不是忘了吗……”
吴羽策嘴撅得挺高,嘟囔道:“靠,白为混小子担心了。”
李轩帮腔说儿子的不是:“对对对是小鬼缺心眼,没心没肺。”
“随你一个样。”
“随我随我”

李贺空给班主任拍了张他爹抱着他妈回寝室被他妈猛锤的照片发了过去。
“老师,您上次有说过想要我爸妈照片来着?”
“我靠!”屏幕对面班主任一个激动,眼线笔一个没拿好弯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



6.叶蓝
叶兰小朋友和许君小朋友今年五岁惹!!

当时取名字方法简单粗暴,一人抱一个,姓氏也是,一人跟一个。两人都做好了不管对方给孩子取什么名都得叫一辈子的心理准备了。结果两人都很正常,蓝河的蓝,君莫笑的君。

考虑到叶兰小朋友是个女孩子,甚至还非常友好地给换了个字。

取完名字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有点脸红,叶兰小朋友这时突然大哭,新科夫夫忙手忙脚哄了半天,两大两小一起睡着了。

许博远以前最讨厌的人之一一定是熊孩子,所以有孩子后第一个行动就是规整叶修的行为,禁止在公共场所吸烟,甚至每天玩荣耀时间上线八个小时。

拗不过天性,叶兰最终还是个熊孩子,脾气随叶修,长相随许博远。看着乖巧可爱,实际可能在你脚下拉了条透明胶带。

许君就被双胞胎姐姐疯狂欺负过,三四岁的时候几乎天天被弄哭,嘤嘤嘤得可怜巴巴委屈兮兮,每次这时候叶修就把哭成一团的小孩举高高,抱进怀里帮许君怼叶兰,叶兰小朋友当孩子王当惯了,垃圾话更是耳濡目染,和叶修怼起来也能一套一套的。
“哇爹!我才是跟你姓的那个!你怎么帮着他!”

“就凭他比你乖,凭他跟你妈姓我就喜欢他,略略略。”

许博远忍无可忍,在一大一小脑袋上都狠狠砸了下,把抽噎着的许君抱紧自己怀里一面给小朋友擦眼泪一面教训这对父女。
“智障吗你们,叶兰你个小白眼狼,什么跟你爸姓跟我姓的,好好反思一下吃完饭口头说份检查。要是再欺负你弟弟,你就等着和你爸过一辈子吃泡面的生活吧。”

叶修:???为什么是我??

许君是那种小天使一样的小朋友,会给爸爸揉肩,在妈妈淘米的时候有时候也呆在厨房里帮忙。六一那天许博远生日,还是儿童节,叶修开玩笑道:今天就我没收到礼物。

第二年六一许君用攒了一年的零花钱买了只打火机回来送给叶修,吓得许博远问他到什么地方买的,等许君老老实实交代他跟老师说这件事后拜托老师买的以后才放下心来。
事后锤着叶修骂:“要不是你说那种话小君会为这事情烦恼这么久吗?以后别当着孩子的面卖惨!”

叶修任打任骂,心想有了小朋友以后自己在家里的地位低了不止一点点。算了,先把许博远拐上床,他就没法骂自己了。

叶兰和许君上下铺,隔着三个房间听见隐忍的低喘,百思不得其解,又不敢下床一探究竟。

“姐姐…爸爸妈妈在干什么……”下铺的许君小朋友确认叶兰也没睡着,悄悄地问。
叶兰翻个身,探出脑袋,准备吓吓许君:“小君,这种时候他们应该在打架,运动量比较大,你知道吗这种夫妻之间打架就叫做家庭暴力,很吓人的,还能闹上法庭呢。”

许君果然被吓到,噫呜呜噫地自言自语甚至连如果爸爸妈妈离婚准备跟谁都想好了。

第二天许君死命拉住叶修和许博远,涕泗横流地张口就是一句:“爸妈你们不要离婚呜呜呜呜呜呜。”
许博远都吓得恍惚,叶修理智尚存,心平气和地问他:“谁跟你说我和你妈要离婚了?”
许君吸了下鼻涕:“姐姐…她说你们两个昨天晚上在打架…家庭暴力,要上法庭肯定…要离婚。”

许博远回过神来,手忙脚乱地胡诌两人前一晚上其实是在看电影,电影里有人在打架。

许君这才放下心来。

和他一起放下心来的还有叶修和许博远。

叶兰的心提了起来。

完了,得挨揍。


7.林方

不管熟不熟的,职业圈里都知道林敬言家女儿超级可爱,什么眼睛像方锐鼻梁像老林什么的。

不用说,全都是方锐疯狂bb的。
“沐橙姐姐!我给你看我们家小林!可爱吧嘻嘻。”
“老魏!给你看看我小女儿!”
“老叶老叶!”
叶修淡定地放下烟:“你他妈忘了我们家儿女双全幸福美满吗?”
方锐愣了愣,抱拳道:“牛逼牛逼,打扰了。”

小朋友被林敬言和方锐保护得很好,总是傻乎乎的,没什么防备,见人就笑,笑得一群小哥哥小姐姐们内心狂颤,疯狂给人塞糖吃。

叶修嘲讽方锐道:“你的眼神不怎么样,你们小林讨糖的时候眼神倒是很真诚。”小孩子眼睛里冒着金光,嘟嘴卖萌就要颗糖吃,明明都捧了两手了,又不拿着吃,就看看糖,越看越快乐,跑到林敬言那里拿着糖炫耀:“这个是苏姐姐给我的,这个是小乔哥哥给我的………”

听小林一个个介绍过来,林敬言问女儿:“那你给我吃一个好不好。”
小林飞快摇头,小气吧啦的:“不行不行,给我的,我吃。”

方锐在旁边,看着孩子笑得很暖:“老林平常不同意她吃糖,怕蛀牙。每次带她来这儿拿的糖能吃半年。”

放任小林被母爱父爱泛滥的小哥哥小姐姐们包围起来宠,林敬言走到方锐身边,小指轻轻勾住方锐的,在没人发现的情况下,吻了下方锐的额角。

“现在这样就挺好?”林敬言笑着问他。

“嗯。”方锐将手伸过去,与林敬言十指相扣,同款的铂金男戒摩擦在一起,“现在这样就挺好。”



8.双花
孙家这个小朋友和他爹太像了,像到没有自我介绍,把他放到职业圈聚会里,大家都能说:“哎呀这是孙哲平家的儿子吧!真像。”

张佳乐郁闷了好久,感觉这小孩真是一点没遗传到他的特点,不论长相性格都随孙哲平,把儿子放外面只有人会说“哇一看就是孙哲平的儿子。”从来没人说,“哇一看就是张佳乐的儿子。”

搞得张佳乐每天浑浑噩噩地思考为什么自己的基因遗传都这么幸运E。

“儿子,”张佳乐朝少年老成的孙嘉树招招手,小朋友不苟言笑,慢慢走过来。
张佳乐问他:“你喜欢你爹还是喜欢我。”

孙嘉树眨了眨眼,一本正经道:“妈,我可以理解为你想让我说喜欢你吗?”
张佳乐生气,扯了两把孙嘉树的脸,呸道:“理解个头,一点都不可爱。”

然后飞快跑进卧室里生闷气。

半小时后孙哲平下班回家,孙嘉树在大门口迎接他,悄悄告诉他:“我妈生气了,我没法哄,在卧室里闷半个小时了。”

孙哲平刮了下儿子的鼻梁,问:“你惹你妈生气的?”
孙嘉树捂着鼻子点点头,又摇摇头,留下一句:“不清楚,你自己去问吧……”

“好。”孙哲平揉揉儿子的头发,脱了鞋进了卧室,体贴地关上门。

张佳乐还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发绳在他闹别扭的时候不知落到什么地方,暗梅色的中长发蔓延到肩胛。

退役的这几年他没再剪短,一直放着也留长了不少。黑色的新发长出来,也没再去染。

也还挺好看的。

张佳乐侧过脸,抬眼看到是孙哲平,连忙坐起身来,伸手等待着被人搂进怀里。孙哲平不负张佳乐望,拨开张佳乐的额发轻吻眉心,又将人拥入怀中,一下一下拍着他的背问他到底怎么了。

张佳乐很是委屈地说:“儿子一点都不像我,”他顿了顿,又道:“甚至都不像个小孩子,说话跟大人一样,不好玩。”

“不好玩…”想起之前张佳乐曾说过的“如果有孩子不是用来玩的,那将毫无意义。”,心想这话原来不是随便说着玩的………

张佳乐把前面发生的事简单地讲给孙哲平听,一脸严肃的表情让孙哲平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一点想笑。

他是没想到张佳乐会为了这种事苦恼,好一顿顺毛后出房门与儿子谈心。

第二天,孙嘉树一改往日形象,跟在张佳乐身后粘人得就像一块牛轧糖。
“妈你陪我玩会儿好不好。”
“妈我给你讲个故事?”
“妈…”

张佳乐关切地摸摸孙嘉树的额头,嘟囔了句:“没发烧啊…”

孙嘉树挑了挑眉,拍开张佳乐的手跑回自己房间呆着去了。
“哼,粘你也不好不粘你也不好,到底要让我这个小男孩干什么啊……”

“哎呀那是当然的啦估计只有我们爸才能搞懂妈在想啥,不是你的错。”偷偷上网的叶兰小朋友听完诉苦,摆出知心大姐姐的样子送上一碗心灵鸡汤。

惯例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求关注w

评论(5)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