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灯秋竹

千灯秋竹,天天爬墙壁虎精。
天天叫嚣着想吃双鬼和铠约
写得最多的是叶蓝周江,有灵感了会写聊天体之类的
但是偶尔会产一些其他粮食,基本上产完一波就很难等到我再产这方面的粮了所以慎fo
关爱睿(ruo)智少女,欢迎来找我打农药(??

【叶蓝】一百次的欺负你中有十次我想说爱你(81~90)

大家好!下一章就要完结了!悄悄说一下其实这是处女作《待君归日》完结之后第一篇写完结的(可见我的坑遍地都是
写这篇的时候很开心,短短的,能写的东西也很多,说实话没有想到能一直写到这么后面w
剩下的废话留到下一章完结再说啦w爱你们!

温馨提示:这一章有你们喜欢的小车车。
的车轱辘。

ready go!
81.
高三课业的确让人头秃,不仅要面对气势汹汹的老九门(语文数学英语历史地理物理化学生物政治),还要面对一群打了鸡血仿佛集体更年期的老师们。

谈恋爱的时间就肉眼可见地被压缩了不少。
为了防止这个情况,在最后一年里,叶修与许博远双双递交住宿申请,如愿以偿地被分进一间宿舍,如愿以偿地这间四人宿舍里没有第三个人。

许博远:为什么四人宿舍里只有我们两个。
叶修:那岂不是更好
许博远:别装傻你动了什么手脚。

82.
叶修的确做了些事,逼得原来的两个室友纷纷递交换寝室的申请。
许博远听闻后噫了一声:“有钱就是任性。”

被这么追实际上真的有点爽到,好吧,特别爽!

叶修才不会告诉许博远他堂堂年级第一大发慈悲亲自为原来的两个学渣室友强行复习到吐,才换来的这个两人世界。
自己真是感动天地好男友!
刚进入寝室的时候两人各怀心思,简直美滋滋。
三分钟后。

“我靠!叶修!!!有蟑螂!”许博远吱哇乱叫着跑出浴室挂在叶修身上。

叶修:我靠我的老腰。小蓝你是不是重了。
许博远:要不是你还得给我出蟑螂我特么就削你了。

83.
学校宿舍条件其实很不错,重点是隔音效果好,为了高三的莘莘学子,学校要防止噪音打扰复习到深夜的学生们,熄灯的时间甚至也延后到了十二点。
四人寝室不算小,尤其现在还只有两个人住,男生宿舍的床比较宽大,叶修每晚等着许博远一起复习完后就拉着人躺上一张床美其名曰有助睡眠。
许博远哼唧一声想着谁踏马信你,说着让开我要睡里面。
因为熟睡而平稳的呼吸,有些微颤的眼睫,柔软的额发乖顺地垂下,在黑夜中隐约能看见的雪白肌肤,不自觉贪恋着他人温度而靠近的身体。
叶修略勾起嘴角,捏了捏许博远的耳垂,听着梦中的许博远发出轻轻的嘤咛,心想:“终于有点同居的感觉了。”

84.
借学校宿舍实行同居就和公款吃喝一个道理,不用自己掏腰包的事情总是爽的。
除了早上是不是要被男朋友一脚踹到床下与清晨的地板进行亲密接触以外。
第一次被踹下床的时候叶修十分不服。
“许博远你干什么你谋杀亲夫啊。”

许博远脸颊上余红未消,两团火甚至有烧的越来越旺的节奏,他咬牙切齿许久,才道:“你他妈…顶到我了。”

叶修“………”
许博远“⁄(⁄ ⁄ ⁄∧⁄ ⁄ ⁄)⁄ ”
叶修:“╮( ̄▽ ̄"")╭”
许博远:你过来,我还想踹你。

85.
叶修理科,许博远文科,上课时间起码是不能腻歪在一起了。幸亏两人成绩都不错,也没像初恋脑的玛丽苏小女生一样:“噢不,不和他在一起上课我都心神不宁,一想到他,我就没法集中注意力!啊我现在立马就想见到他!”

叶修跟方锐如此说道。

方锐心想你放屁。

许博远怎么想他不清楚但面前这个叼着棒棒糖当烟抽的年级第一绝对是个初恋脑的玛丽苏小男孩,会觉得喜欢的人身边冒小花花的那种。
不知道方锐在想什么的叶修抖腿,在食堂里疯狂盯着门口。
许博远怎么还不来!!啊我现在立马就想见到他!

86.
许博远的生日到了。
提前一个月,叶修问许博远想要什么礼物。许博远当时正在与脑回路清奇的现代文出题人斗智斗勇,应付了两声:“嗯嗯你说的对。”

生日那天许博远其实忘了,他忙了一个早上,下了课后想到理科班叫叶修一起吃饭却不见人影,正纳闷着,校园广播响了起来。

“咳咳。”先是试音,许博远没由来地后背一凉。
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嗯,高三文科班的许博远同学,高三文科班的许博远同学,你男朋…………你舍友拿了八升装的旺仔牛奶在演播室等你。”

“许博远,是那个男孩子?”周围已经有人来指指点点了,许博远面皮薄,淡红已经快速蔓延上脸颊。

广播里还在继续叨逼叨:“许博远小朋友,你可以选择现在过来拿或者我来拿给你,不过我也不知道你选什么,这样吧你来找我,我给你点首歌。”

下一秒,全校被一首柔情蜜意的《明天你要嫁给我》包围。

许博远正在拿刀赶往演播室的路上。

87.
许博远出名了。

他一路跑去演播室的路上有几个熟人对着匆匆的他喊道:“哇!你舍友还是那么爱你!”
许博远停下来,对着几个人一一“呸”一声,脸跑得红彤彤的。

演播室里,叶修怀抱八升装旺仔牛奶,等待着许博远的到来。许博远一打开门,上气不接下气道“叶修你神神神经病啊!”
许博远的害羞总是浅显易懂的,骂完以后他压下上翘的嘴角,轻声道:“这么大…怎么喝啊……还有你…你抱着不累啊,干脆回宿舍再给我也行啊。”

叶修:哦呼,惊了。
叶修:你不生气?
许博远恶狠狠地:“呸!生气!但看在你记得我今天生日的份上原谅你了。”
叶修左思右想有什么忘了,然后他叫住打算开演播室门的许博远:“小蓝…我忘关麦了。”

88.
刚才说的话全都校内放送。
在整个R高,所有女孩子心中划过一阵狂风。
三分钟后学校论坛里一幢雄伟的cp楼就被盖了起来,层数比置顶校务楼还高了一番。

当事人之一许博远躺在床上挺尸,嘴里念叨着我不想活了咿唔唔噫。
叶修那之后一直保持快落围笑的脸上突然多了一种发现了新大陆般的神情。

“小蓝小蓝。”他神神秘秘地走过去,“来我给你放点音乐。”

手机公放传来的是两人今天中午在广播里说过的话,不知是哪位大佬给他们剪辑了一下,这对话瞬间歪到了百度云盘内容。

“许博远小朋友”后接的是中午透过广播的叶修轻笑,随后是蓝河因为长距离高速奔跑微喘的声音“啊…你…神神神经病啊,叶修……你抱着我不累吗,”听到这里许博远的脸色扭曲了。
是,字都是他说的,但原话不是这样!

叶修的手机里继续传来许博远的自作自受:“这么大…怎么喝啊……”
许博远操起枕头pia到叶修脸上。
“有完没完啊!日!!”

89.
“嚯哟,你日谁?”叶修挑眉,“十八岁了,胆子大了?嗯?”

许博远这才有自己十八岁了的实感,真正意识到危机则是在他被叶修压倒在单人床上的时候。

“别…别乱来。”在这种情况下许博远微弱的抵抗更像是一种欲拒还迎,再叶修眼里就是百分之百的小情趣了。

叶修难得不带戏谑的温柔道:“不做到最后,乖,就欺负一下你。”
虽然这话是挺奇怪。

那天夜里许博远昏昏沉沉被叶修亲了个爽,从上到下咬了个遍,身体主人看得见看不见的吻痕附在白皙的皮肤上,整具身体滚烫滚烫,像一叶扁舟,被狂风暴雨淋透,起起伏伏。

许博远觉得身体里有一汪热水,晃晃荡荡地找不着北,在四肢百骸里毫无章法地涌动,随即爆发出细弱电流一般酥麻的快感,从未经历过的许博远噫噫呜呜的,害怕得脑子里只剩下叶修了。

他叫着叶修的名字,一声声绵软黏糊得像在蜂蜜牛奶中浸过了似的。他手指因为紧张而些许有些近乎痉挛地抓住叶修的衣袖,生理性的泪水滑下脸庞落在床单上,脚趾蜷缩,整个人像是无意识地寻求一种安全感。

他知道这种安全感全来自于眼前这个一直喜欢欺负自己看自己出洋相的坏蛋,所以把自己哭花了的脸埋在坏蛋的肩窝里,默许了他的进一步动作。

90.
第二天许博远穿了件高领,戴了口罩和眼镜,活脱脱是那种逃避媒体的明星穿着。

同班的白言飞唏嘘了一声:“老蓝你得流感啦,还是昨晚和那个送你八升装旺仔牛奶的舍友不醉不归了。”

许博远嗓子哑着,不理睬白言飞的表情很是高冷,心里想:“归你个大头菜,同一个寝室有什么归不归的。”

他刚站起身来,一股难以言喻的痛楚麻痹了神经。
“卧槽…”许博远黑着脸低声骂了一句,立马用两声咳嗽掩盖自己别扭的动作。

腰好tm疼啊……………………

许博远不可抑制想起昨天晚上的情景和失去意识前听见的“我爱你”三个字,脸不争气地红了。



惯例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求关注
感谢一直追着这篇文的小可爱们!爱你们w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