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灯秋竹

千灯秋竹,天天爬墙壁虎精。
天天叫嚣着想吃双鬼和铠约
写得最多的是叶蓝周江,有灵感了会写聊天体之类的
但是偶尔会产一些其他粮食,基本上产完一波就很难等到我再产这方面的粮了所以慎fo
关爱睿(ruo)智少女,欢迎来找我打农药(??

【周江】男朋友在告白的第二天就生病了怎么办

@咸鱼萧藜 的点文:一方生病一方照顾梗
每次写周江都好欢脱啊hhh今天也是心疼小明的一天
粗去旅游,请假一周

江波涛和周泽楷告白那时候,是在一个雪夜,魔都几百年下一场大雪,江波涛约周泽楷晚上出去散步,围着厚厚的羊绒围巾,鼻尖冻得通红,抓住周泽楷的衣袖说:“小周,如果我喜欢你,你会不会讨厌我。”

周泽楷愣了几秒,转过身来搂住江波涛,轻轻在他耳边讲:“等你说这话好久了。”

江波涛那个开心,回到家在沙发上蹦哒,几乎跟所有关系好的朋友都发了这条消息,最后疯累了,倒在床上连头发都没擦干,直接睡着了。

第二天委委屈屈地和新晋男朋友周泽楷发消息:“我感冒惹。”

惹。

惹。

江波涛看了几遍,觉得自己像一个刚谈恋爱的小仙女给男朋友发短信撒娇。人设崩坏,遂不看手机,躺在床上闭目思考人生,脑子里想着等会儿应该点青菜肉末粥还是生滚鱼片粥。

可惜,江波涛小仙女还没能从被窝里钻出来,男朋友的短信接踵而至。
“江?”
“还醒着吗?”
“发烧了没?”
“先睡着,空调开暖点,别踢被子。”


江波涛迷迷糊糊地犯困,说了声“知道啦,我很乖的。”

抱着手机睡的香甜去了。

周泽楷:“我去你那里。”

枪神一秒穿衣,裹了围巾戴上手套,还从冰箱里扒拉了两棵青菜,想来想去拿了个咸蛋,又拿了盒午餐肉准备出门。周泽楷妈妈大惊失色,问宅男儿子去干嘛,莫不是天要塌了他儿子未卜先知先去逃难。

周泽楷支支吾吾说好朋友生病了没人照顾。
周泽楷妈妈想了想,问儿子:“这都带了,为什么不带点主食?”

周泽楷说“对哦。”

周泽楷回到厨房,装了一小袋米,飞奔出家门。

周泽楷爸爸看着儿子背影,冷笑道:“哼,好朋友,是女朋友生病了吧。”

周泽楷敲江波涛门,无果,打电话,无果。遂狂敲门狂打电话。
江波涛被吵醒,咣咣咣的声音吓得他跌下床,拖鞋都没穿出房间开门。
周泽楷一脑门的汗,见小男朋友睡得脸红扑扑的,眼角还有睡出来的印子,心里的大石头瞬间放下了,当着出门来看事情的对门老大爷紧抱住江波涛。

老大爷:打扰了打扰了

周泽楷亲了下江波涛红红的脸,问他:“怎么,鞋也不穿就出来?”

江波涛心里灌满蜜糖,胀鼓鼓地要溢出胸膛,乖巧道:“我…我刚才在睡觉…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周泽楷搂着人的膝弯和腰窝将生病中的小男朋友直直抱起,放进有些冷了的被窝里掖好被角。江波涛头发睡得有些乱,在被窝里露出一双眼睛盯周泽楷。

周泽楷被盯得不知所措,使出方明华以前告诉他的杀必死:摸摸头。江波涛舒舒服服眯起眼睛,问他怎么来了。

周泽楷说了句:“嗯…毕竟,我是你男朋友。”

他说完自己也觉得有点羞耻,emmm了半天,出房间给江波涛倒了杯温水,瞧着他喝完,又按着他睡下去,自己去厨房给他煮粥。

江波涛并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废宅,厨房里还有些肉和米,蔬菜这样难保存的倒确实没有。周泽楷看到冰箱没有蔬菜,满满的被依赖感油然而生,给江波涛少了肉末青菜粥,还找到了个没过期的浓汤宝放了进去。

江波涛醒了,这时候在骚扰杜明。

无浪:嘻嘻嘻小周在照顾我,开心
吴钩霜月:副队,你是真的皮,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谈恋爱以后这么秀??恋爱使人变傻,不聊了
无浪:别走啊小明,我跟你说告白最重要的是气氛!是时机,如果你在一个大雪天去h市找你柔妹子告白肯定能成
吴钩霜月:副队,你看你这么浪你对得起你的账号名吗

周泽楷拿过江波涛的手机,摸摸他的额头,感觉不出什么,又把自己的抵了上去。

这才确定,感觉不出不是他的错,而是江波涛没发烧。

“没发烧就好。”周泽楷给他端过粥碗,舀了半勺吹吹凉喂进他嘴里,有一丝丝小期待地问他好不好吃。

“好吃,好吃,我我我自己拿着吃吧,小周你当心不要被我传染了。”

其实刚才那勺粥他什么味都没尝出来,周泽楷这张脸以男朋友的新身份对着他都让他开心到晕厥,别管喝什么粥了。

等周泽楷除了房间,他才悄悄蹦跶两下,钻到被窝里喝粥,暖呼呼的很好吃,碎碎的葱花末铺在粥上,让他平添了几分食欲。

江波涛喝完粥不一会儿,周泽楷进来给他收拾碗筷,顺便摸摸额头,没有要发烧的迹象。他刚才跟妈妈打电话,询问能不能住在朋友家一夜照看人家,他妈惊恐万分地警告他:“人家还生着病呢!你留在人家家里干什么,我跟你说你不要有趁着人生病对人家女孩子做些什么的想法!”

周泽楷花二十秒理清思路,淡定道:“妈,不是女孩子。”

周泽楷妈妈倒吸一口凉气:“是…是男孩子也不能趁人之危!”

“………”

“楷楷?!听见没!”

周泽楷有点心累,干脆跟母亲摊牌,包括两个人确定关系和对方是他副队长的事情。
周泽楷妈妈有些被打击,恶狠狠道:“等你回来我再好好收拾你!”

又急匆匆补上一句:“不准对小江动手动脚!人家生着病呢!听见没。”

“嗯。”遂挂断电话。


“哇,所以你妈现在都知道了。”江波涛窝在被子里,目光呆滞。
“嗯…她知道你。”
“小周…………”
“嗯?”
“我想死………我什么心理准备都没有,你这么早告诉阿姨我怕她接受不了!”
“那你还想分?”
“不想,”江波涛意志坚定,满脸认真,“死都别想。”

“……噗。”周泽楷看江波涛实在可爱,一边帮人擦嘴一边笑道:“不要总说死不死的。”

周泽楷去沙发上凑合了一夜,第二天江波涛已经痊愈,把周泽楷送到门口,道别之前问他:“小周,你昨天叫的粥是哪家的?”

周泽楷一脸茫然:“我做的。”

空气有一瞬间突然凝固,之后江波涛双眼发亮,扑上去亲了口男朋友的脸颊,推着把人送走了。

无浪:小明!!!!!!!!!!你队长亲自下厨给我烧粥吃了!!!超级好吃的!!!他还喂我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吴钩霜月 开启了好友验证,您还不是他的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通过验证后,才能聊天。


惯例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求关注

评论(16)

热度(138)